010-8600-8600 1886008600
产品中心
Product

秒速时时彩可根据您的需求定制服务

立即下单

010-8600-8600 1886008600

联系人:杨经理
电话:010-8600-8600
传真:010-8600-8600
邮箱:1122334455@qq.com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沂蒙国际财富中心
网址:http://www.zzxinyalong.com

成功案例 主页 > 成功案例 >

马机械恩全集第五十卷

发布:秒速时时彩 浏览:

  马机械恩全集第五十卷一般说来,资本展现在我们面前的第一个形式是货币形式,货币进行循环GWG,货币转化为商品,商品再转化为数量更多的货币,买是为了以更高的价格去卖。从简单商品流通来看,这一过程仍旧是无法解释的(见第1册第2章[3])。这个谜通过分析资本主义的生产过程才能解开。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上不是简单地生产商品,而是生产这样的商品,它们的价值大于其生产各要素的价值,因而发生了价值增殖。通过随后进行的商品出售,包含在商品中的剩余价值不过取得货币形式。

  例如,假定资本家最初预付540镑,即:400镑用来购买8000磅棉花,80镑用来补偿已被磨损的劳动资料,纱锭等等,60镑用于工资。假定剩余价值率是100%,而商品产品是8000磅棉纱;这8000磅棉纱的价值就等于480镑c+60镑v+60镑m,[注:这里为了表示400镑不变资本等等,将用“400镑c”等等这样的符号,因为它比第一册上使用的符号

  “400镑”等等更方便。]或600镑,比如说它是2000个十二小时工作日的货币表现,其中只有400花费在纺纱过程本身中,而200是剩余劳动。因此,如果每磅棉纱卖1先令6便士,或者,如果8000磅棉纱卖600镑,那么它们便是按自己的价值出售。实际上,如果资本家把1磅卖16+(1/5)便士,或把8000磅卖540镑,那么他便是向买者送了1/10的礼,相当于800磅棉纱,或者说比商品的价值便宜1/10销售商品。剩余价值是商品价值的一部分。因此,如果商品按其价值出售,那么同时也就是实现了剩余价值。已取得商品形式的(在这种情况下是棉纱)、已成为现实的200天无酬劳动,通过出卖棉纱不过取得货币形式。

  或者,假定两个资本家互相直接出卖自己的商品(例如,棉纱和棉花);在这种情况下货币只是充当计算货币。其次,假定在生产他们的商品的时候使用的劳动量相同,剥削程度也相同;在这种情况下,虽然双方都只是交换等价物,600镑棉纱的价值和600镑棉花的价值相交换,但A先生和B先生都实现了60镑利润。在交易结束以后,A拥有棉花形式上的剩余价值60镑,而不再是棉纱,另一个人B拥有棉纱形式上的剩余价值,而不再是棉花。他们手里的60镑剩余价值只是改变了使用形式,但它早在交换以前就已存在。无论在交换以前还是在交换以后,总价值1200镑都以棉纱和棉花的形式存在。但是交换以后也和交换以前一样,这一价值的1/10,120镑是剩余价值,也就是除剥削相应的劳动力外不需要两个资本家花费分文的那一价值的数额。劳动有酬或无酬这种情况对于它创造价值的性质绝对没有任何关系。正因为这样,A必然卖给B(而B也卖给A)10/10的商品价值,而他们每人只支付了这个商品价值的9/10。

  资本家实际上知道剩余价值或资本增殖的秘密。这一点可以由他在生产过程中的一切行为,由他疯狂追求剩余劳动得到证明。不过,他虽然不是德奥古利,却过着双重生活[4]:一种生活是在避开旁人视线的生产领域,在那里他是主人和统治者;另一种生活是在公开的市场上,在那里他以买者和卖者的身份出现,和自己相同的人打交道。这种双重生活在资本家的头脑里产生双重的神经冲动,从而产生双重的意识。他处在生产领域中的时候所懂得的东西,他在流通领域中已经不能懂得了。

  最初预付的540镑货币现在变成了价格为600镑的8000磅棉纱。这种价格只在观念上是棉纱价值的货币形式,它只有通过出售棉纱才能实现。虽然它在生产领域中已被生产出来,但是剩余价值象商品价值的其他组成部分一样,只有在流通领域中才能实现。促使货币贮藏者把商品的价值和价值形式混淆起来的那种错觉,也使资本家把剩余价值的创造和它转化为金或银混淆起来。

  前面我们已经看到,[注:第1册第178页及以下各页[《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23卷第238247页]。]由于商品转化为货币对商品的单个卖者来说是一个困难的和充满危险的过程,这种混乱就巩固下来了。对于大量生产、因而必须大量出售的资本家来说,随着营业规模的扩大,危险也增加起来。如果他原先没有占有整个工人大军的剩余产品,那他现在就不需要出卖这种产品。而他恰恰相反,用他出卖这种产品所花费的劳动来解释对他人劳动产品的占有。不生产商品而只是盗窃商品的比耳赛克斯还可以更加天花乱坠地谈论出售商品的危险。

  其次,资本家通过出卖商品来实现从他的工人那里榨取来的剩余价值的多少,不仅随着市场价格的一般波动而改变。在商品市场上资本家同“资本家”相对立。狡猾对狡猾开始单独决斗。“海盗和海盗莫相残”,或者象[3]马屠朗雷尼埃所翻译的那样:

  假定我们的资本家不得不以590镑销售他那8000磅棉纱。虽然他生产了60镑剩余价值,但是他只实现50镑剩余价值。他的剩余产品的六分之一,即133+(1/3)磅,只不过是为他的伙伴致富而纺的。你们,不是为了你们自己[6]。反之,如果他能够高于商品的价值出卖商品,例如卖610镑,那么,他虽然只生产了60镑的剩余价值,但他实现了70镑的剩余价值。剩余价值的七分之一,即10镑,不是在他的生产领域中生长出来的,而可能是在邻人的生产领域中生长出来的。但是他亲手在赫斯贝里德姊妹的圣园里摘下了这些流通的金苹果,所以他认为做出了纯粹是海格立斯式的业绩[7]。在这两种情况下,在单个资本家生产的剩余价值和他出卖商品所实现的剩余价值之间出现了量的差别。在这种不正当交易的时候,不仅是剩余价值,甚至一部分资本价值也可能不付等价物而更换所有者。在那些得到资本价值的人的手里,这一部分不断形成剩余价值。由于市场变化无常,这种变化实际上只是改变已有的价值的分配,结果,剩余价值的来源就变得不清楚了,资本家本人最后再也不知道什么是什么了[注:西斯蒙第十分明确地指出了资本家把“让渡”利润和“生产”利润混淆起来,还在他很久以前,詹姆斯斯图亚特[8]就研究了这个问题。但是在第3册里[9]我们将会看到,无论是剩余价值的还是商品价格的表现形式都会发生变化(到目前为止,即便是公正的理论家也还是不了解的),因此,事情表现成另外的样子,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发生混乱是不可避免的,这同实践家有利害关系。]。

  GWG循环使下述情况变得不可思议:在GW行为即购买商品以后和WG行为即重新出卖商品以前实现的资本主义生产过程,始终是看不见的。这样,如果我们用字母P来表示这一生产过程,那么GWG就变为

  资本价值,即其使命是作为资本发挥职能的价值,它最初是以货币形式存在着的。它在这一形式上开始自己的运动。第一个过程,

  ,是简单的流通行为,是买,是价值从货币形式转化为商品形式。但是这种形式上的行为作为资本生活中的一个阶段,具有职能上的一定内容。价值在货币上拥有自己的一般等价形式。因此,作为货币预付的资本价值,能够按照它要在其中发挥职能的生产领域的不同而转化为极不相同的商品。但是要作为资本发挥职能,货币就必须变为劳动过程的各要素,即生产资料(不管它们具有怎样的特殊形式)和劳动力(不管它们的用途如何)。货币必须变为不变资本和可变资本。生产过程的分析表明,购买劳动力本身的所有者在市场上出卖的劳动力,是资本主义生产的起源。

  当资本价值在第一个阶段中靠流通行为从货币转化为商品之后,也就是说,从物质的观点来看,转化为生产资料和劳动力,转化为形成产品和价值的各要素之后,接着第二阶段是这些商品的消费。劳动力通过它的活动表现即通过劳动本身被消费;生产资料被劳动消费,劳动把它们作为自己活动的物的要素,作为劳动材料和劳动资料消费掉。[注:“消费掉”(verzehrt)这个词是恩格斯加的。编者注]同时,在这一过程中有更多的劳动力转入流动状态,也就是在进行这一过程时花费的劳动多于构成劳动力价值,从而构成它的价格或它的用货币支付的价值的劳动。因此,资本价值生涯中的这第二个阶段是它的生产消费,即生产过程,也就是资本主义生产过程。和发生单纯形式上的形态变化,即货币和商品互相换位,价值从货币形式转化为商品形式的第一个阶段相比,这第二个阶段包含着资本价值的实际形态变化,即双重的形态变化。一方面,发生了物质的形态变化。创造出新产品,创造出劳动过程熄灭在其中的一个成果。这种产品在实物形式上与在商品市场上购买的形成产品的各要素是不同的。例如,虽然小麦本身作为形成产品的要素加入小麦的生产,但是在生产小麦时形成产品的各要素中,不仅有小麦,而且还有肥料、机器等等,最后,还有劳动力。因此,即便是在产品本身以不同的方式出现在同样一些产品的生产资料中的情况下,它的实物形式也跟生产它的X种要素的实物形式不同。但是,第二,除了这种物质形态变化即作为劳动过程来看的生产过程的结果以外,资本价值发生了价值变化,这种变化是从价值形成过程来看的生产过程的结果。资本价值创造出超过以货币形式预付在购买商品劳动力和生产资料上的价值的余额,剩余价值在生产过程之前并不存在,它只是在商品生产过程中加到商品上的剩余劳动或无酬劳动。

  物的因素生产资料在货币开始转化为资本时不是必须作为商品出现在市场上的。例如,厂房、机器等等是根据订货生产的。这里的货币在形式上起支付手段的作用(就是说,在交货以后立即实行支付的情况下也是如此)。另一方面,只是由于资本家的需求,现有的人们才能够作为劳动力活动雇佣人员、儿童等等。

  [4]商品简单的形态变化WGW完全是在流通领域范围内,也就是在商品市场上进行的[注:“进行”(verluft)这个词是恩格斯加的。编者注]。商品一旦进入消费,它便退出流通。资本价值的情况则不同。资本价值的生产消费,或它在流通领域以外发挥职能,即在生产领域内发挥职能,构成资本价值循环的特殊生命阶段。因此,只有当资本价值在生产上被消费,从流通领域回到生产领域,在这里无论在实物形式上还是在价值量上都发生了实际形态变化以后,第二个行为,卖,才会补充第一个相反的行为,买。

  资本价值在它的前两个阶段中的运动,自然是以资本家为媒介的。这种运动作为他自己的运动表现成这样:他起初作为流通的当事人,作为商品的买者劳动力和生产资料的买者发挥职能。然后他从商品市场上消失,去作为商品生产者,请注意,作为资本主义商品生产者发挥职能。

  ,作为资本家的行为是卖,作为发挥职能的资本价值本身的过程是从商品形式再转化为货币形式。这纯粹是形式上的流通行为或纯粹是商品简单形态变化的阶段。诚然,第一个阶段,GW,也是纯粹的流通行为或商品简单形态变化的环节,但是这个行为作为资本循环中的一个生活阶段,在物质上已被规定,具有特殊的内容价值从它最初的货币形式转化为生产资料和劳动力,转化为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各要素。相反,WG,生产过程在其中熄灭的那个商品的卖,不具备这种在物质上规定了的、职能上规定了的内容。

  资本主义商品生产者,也和任何其他商品生产者一样,必须出卖商品,把商品从它的实物形式变成它的等价形式,或者说变成货币形式。除了这种形式的转化以外,卖不具有任何其他内容。GW则相反,不只是买,不只是货币形式变成商品形式,而且是货币形式变成特殊的一定性质的商品。

  当我们孤立地考察WG本身时,情况便是这样。但是,如果同循环的上一阶段联系起来考察,那它就是另一种样子。最初以货币形式存在的资本价值,上述例子中是540镑,在第一个阶段GW中变成价格为540镑的商品,即生产资料和劳动力。这些商品在生产过程中,即在吸取剩余劳动的过程中孕育着剩余价值。产品8000磅棉纱的价值因此等于构成产品要素的最初的价值540镑+剩余价值60镑,即600镑。可见,离开生产过程的商品W比最初进入生产过程的那些商品W具有更高的价值。因此,我们用W来表示这种商品。如果W按其价值出卖,那么它便卖600镑,即540镑最初的资本价值+60镑这一资本价值的增殖额。退出生产过程的商品孕含着剩余价值,即在生产过程中转入流动状态的无酬劳动所体现的价值增殖额。和最初的预付资本价值相比,这个商品是增大的价值,它等于最初的资本价值+它的增殖额。但是这一增大的价值现在在商品的形式上作为新形式的商品例如棉纱的价值而存在。它现在只在等于540镑+60镑的棉纱价格上具有独立的形式,也就是它只具有观念上的货币形式。通过出卖商品,WG,这一价格得到实现,即商品价值从商品形式再变成货币形式。但是,由于商品价格的这种实现,不仅最初的资本价值,540镑的W或G,获得了它在GW行为中失去的它最初的货币形式,而且在生产过程中新生产的和表现在商品价格上的剩余价值60镑也转化为60镑货币。

  因此,被看作发挥职能的资本价值的一个生活阶段的WG行为,决不单纯是卖。它是预付在生产商品上的资本价值+在生产中加进资本价值的剩余价值的实现。这是孕含着剩余价值的商品转化为金或银,因此,这既是预付资本价值返回到它最初的货币形式,也是剩余价值在货币上的实现。从一般形式来考察的卖也是商品价格的实现,或它们的价值表现在货币形式上。但是,由于表现在商品价格上的价值在这里等于最初的资本价值+剩余价值,那么卖也就是这样一个价格的实现,它等于最初的资本价值+新生产出来的超过这一资本价值的余额或剩余价值。因此,如果说WG行为不象GW那样表现为物质上一定的行为(从而表现为资本价值生活中特殊的职能行为),即表现为货币转化成它作为资本发挥职能所预先决定的特殊使用形式(生产资料和劳动力),那么相反,它对发挥职能的资本价值的价值量来说具有特殊的规定性。这不只是包含在商品价格中的资本价值的实现,而且也是和它结合在一起的剩余价值的实现剩余价值的实现。这种规定性恰恰只对于资本家或发挥职能的资本价值来说才存在,它只存在于资本家生活的普遍联系中,或这一生活的不同阶段的彼此关系中。

  对买者来说,W就是W,就是一定价值的商品。例如,对于8000磅棉纱的买者来说,棉纱的卖者出卖这8000磅是补偿他的资本,还是他愿意把卖得的货币作为收入来消费,完全是无关紧要的,就象对于他来说,在纺纱过程中把120镑加到480镑生产资料上的那400个工作日,是否在其中有200代表有酬劳动,200代表无酬劳动,也就是说,它们是全部还是只有一部分代表工人的价值,也完全是无关紧要的一样。他必须支付的,[5]是这8000磅棉纱的价值,即480镑(已消费的生产资料的价值)+代表400天剩余劳动的120镑,也就是600镑。对于棉纱的买者来说,WG=GW,购买商品,仅此而已。[5][18]WG,也和GW一样,都是流通的简单行为。买(GW)比卖(WG)更容易,这种差别在考察简单商品流通的时候已经分析过了。这种差别产生于货币和商品之间的差别。但是,作为独立的资本循环的两个阶段,GW和WG有着本质的差别,因为GW对于货币资本转化为生产资本,从而对于预付价值开始增殖来说,是必要的过程。从资本家的观点来看,这是不可避免的不幸。相反,在WG行为中,问题就不仅是预付资本从它的商品形式再转化为它的货币形式了。这同时也是剩余价值的实现。资本家在这里不象是在GW行为中那样进行预付;他是获得,并且获得的比它预付的多。因此,他买(GW)的时候没有卖(WG)的时候热情高,而卖的愿望比买的愿望更强烈这一事实,并非产生于WG是一般商品流通的一环,而是产生于它是独立的资本循环中的一环。[18]

  ,一方面和一般商品流通结合在一起,加入其中,构成它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它构成资本价值自己的独立运动(对资本家而言,资本家使用自己的货币,让它们发挥资本的职能),这一运动部分地在一般商品流通的范围内进行,部分地在一般商品流通的范围外进行。

  这一运动的独立性表现在:(1)流通的两段,GW和WG,买和卖,作为资本运动的阶段在职能上具有一定的性质。GW,买,在物质上是被规定了的。货币转化成的或被购买的那些商品必须具备特殊的使用形式。一方面,它们必须充当生产资料,另一方面,必须包括劳动力。如果货币所有者不能购买劳动力,如果劳动力不被它自己的所有者拿去作为商品出卖,那么货币就根本不可能转化为资本,或者说,价值就根本不可能作为资本价值发挥职能。另一方面,WG这一段流通作为一般商品流通的行为(换句话说,对商品的买者来说是单纯的买,或者从商品所有者方面来说是卖),作为资本价值运动中的一个生活阶段,不仅是预付在商品生产上的资本价值的实现,而且也是生产过程中新加到商品上的剩余价值的实现。(2)资本循环不仅包括两个属于流通领域的简单商品形态变化的阶段,GW和WG,买和卖。它还包括流通领域范围以外的生产过程P,也就是商品生产资料和劳动力的生产消费,这些商品的形式是最初的资本价值G通过流通行为转化成的。简单的商品形态变化WGW完全是在流通领域范围内进行的,并且仅由两个流通行为组成。商品的消费并不涉及这种形式变换。商品一旦转化为货币并从货币再转化为商品,商品便退出流通而进入消费。(3)最后,资本价值在一般商品流通范围内所实现的循环的独立性表现在这一点上:资本价值经过一系列部分地是形式上的,部分地是实际上的形态变化以后,它重新返回到自己最初的货币形式上来这些货币只发生了数量上的变化;或者表现在这一点上:资本家起初投入流通的货币最后终于又流回到他那里即流回到他那里时已经是增殖了的货币。资本价值开始自己生活的第一个形式,货币形式,也是运动结束时的最后形式,或者说,资本家预付的货币再流回到他那里即流回到出发点,这种情况象在考察GWG时已经指出的那样(第1册第2章[注: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23卷第167177页。编者注]),是对买的行为进行补充的那个卖的行为的必然结果。由于购买商品,货币投入流通,而商品则退出流通。由于随后补充的卖,商品又投入流通,而货币则退出流通,或投入流通的货币从流通中流回到它们的出发点。货币向它们的出发点的回流(或者说,资本价值再转化为它最初的货币形式),是对购买商品进行补充的出卖商品的必然结果。这一运动无论如何不会由于购买商品之后和重新出卖商品之前所发生的停顿而改变,在停顿时期,买来的商品由于进行生产消费或通过生产过程,既改变了自己的实物形式,也改变了自己的价值。商品买来以后都要重新出卖,而不管它的实物形式或它的价值怎样变化。因此,货币一定会发生向它们的出发点的回流,或者说,商品形式再转化为最初的货币形式。至于除此之外流回的货币数额多于最初预付的数额,它增加了剩余价值量,现在要解释这一点是很简单的。如果说资本家作为卖者从流通中得到的货币多于他作为买者投入流通的货币,那只是由于他再投入流通的商品W比通过买从流通中取出的商品W具有更大的价值。归根到底,他从流通中得到的货币所以多于最初投入流通的货币,只是因为他作为卖者投入流通的商品的价值大于他作为买者从流通中取出的商品的价值。

  包括商品W的即货币在第一阶段转化成的那些商品的消费,这也就是它们的生产消费或生产过程。但是,这个循环并不直接包括退出生产过程,然后又被投入流通的商品W的消费,而只包括它的出卖,包括它再转化为货币。诚然,退出生产过程的商品必须是使用价值,有用物,它只有在下述情况下才可能成为这样的有用物:它的实物形式使它能够或者充当生产资料或享受资料,或者充当生产消费或个人消费资料,而尽可能是两者兼而有之。归根到底它是供生产消费或个人消费用的,归根到底购买它只是为了以这种或那种方式消费掉。但是,它的消费不包括在资本价值的循环中,这种资本价值在流通中由于出卖而再次抛弃它在生产过程中获得的商品形式。商品,例如棉纱,一经出卖,表现在棉纱上的资本价值的循环就能重新开始,而不管这些棉纱发生了什么变化。因此,只要商品出卖没有任何困难,在资本主义生产者看来一切都是正常的。他所体现的资本价值的循环没有中断。他的买者,商人,与此同时可以在世界的这一或那一地区把未卖出的棉纱囤积起来(保存在仓库里),并在或长或短的时间里继续购买新的棉纱,他们这样做或者是用自己的货币,或者尤其常见的是用借来的货币,即他通过信贷能加以支配的货币。显然,归根到底商品(棉纱)必须卖给购买它的买主,才能进行消费,即进行生产消费或个人消费。凡是最后不把商品提供给消费者(生产消费者或个人消费者)的一切买和卖的行为,都只是暂时的行为,不是最终的行为。因此,买者这里指的不只是从生产者那里购买商品的第一个买者,而且是在商品卖给最终消费者以前经手的那一系列买者归根到底必须销售商品。如果后来弄明白,这种商品或者不可能出售,或者只能降价出售,那么最后对生产者的反作用就变得明显了。那时,我们会看到在每次危机中都会定期重复的现象经常出现在国会的发言里,出现在货币市场的出版物里。这些言词充满信心地说生产是“健康的”,可是突然间,由于各种偶然性和商业上的冒险行为而变得“不健康”了。[注:甚至托图克在他的其他方面值得赞扬的《价格史》中,也表现得活象这样一位军事史家,他的主角在各次战役中总是战败,但总是“健康地”战斗,直到不能不说他挨了一顿好打为止。在书的正文中,对于采取商业危机这种特殊形式的危机有所暗示。相反,如果生产者自己把商品托人代售或进行长期赊卖,直到最后他才不得不调整出售或进行清算(象1847年那样),那么当然很明显,生产不是“健康的”,但是,恰好在这时人们也同样声称,“商业”或“生意”是健康的。[10]]

  [6]资本价值通过它在自己的运动中经历的三个不同的阶段而创造出不同的形式:货币资本形式、生产资本形式和商品资本形式。同一资本价值按照它处于自己循环的某一阶段和完成某一职能的情况,而轮流采取货币资本、生产资本和商品资本的形式。这些不同的形式是资本在其循环中所经历的各种形态变化。

  对于一般商品流通来说,货币资本只不过是货币。这些货币只有作为过程中的资本价值的特殊的、职能上一定的形式中的一种,即只有对于资本在一般流通范围内所完成的独立循环来说,才是货币资本。因此,在流通的每一单个行为中,货币资本也只是完成货币职能中的某一种职能,它只是充当购买手段,支付手段等等。在上述例子中,资本家预付540镑,所以代表1600个十二小时工作日的价值便以货币形式的资本,以540镑的形式,开始自己的循环。在这540镑中,60镑用于购买劳动力。对于540镑必须作为资本价值完成的循环来说,这60镑不只是货币资本的一部分。在资本家手里,它是货币资本的可变部分,即其中用来变为活劳动力的部分。但是在市场上,在一般商品流通的范围内,这些货币对于资本家本身来说只完成一定的职能,它们充当他的购买手段或商品的支付手段,在当前的情况下是劳动力的支付手段,此外,同一60镑一旦转到工人手里,便失去了资本的性质。对工人来说,它们只是商品形态变化WGW中商品的正在消失的货币形式。工人为60镑而出卖劳动力,其目的是用这60镑购买生活资料。因此,这60镑只是作为流通手段发挥职能。

  中,资本价值的开始形式和最终形式即开始自身增殖的资本价值形式和已经完成这种增殖的资本价值形式是货币资本形式。540镑价值又以其货币形式存在,但是,这540镑作为货币资本,即作为最初预付的货币额对60镑剩余价值的关系是对自己成果的关系。由于作为货币资本的540镑和作为它的金价值产品的60镑之间存在差别,资本家便能够例如吃掉这60镑,而把540镑作为资本价值重新投入循环。但是在这里,如果我们考察一般商品流通中货币流回到出发点的那一阶段,即WG,考察在生产过程中得到的商品8000磅棉纱的出卖,那么货币无论是在卖者即棉纱的资本主义生产者手里,还是在买者手里,都只是起货币的作用。在每次出卖的时候,货币都充当买者的购买手段或支付手段,而对于卖者来说,它们充当他的商品的转化形式,货币形态。

  在考察货币的时候我们已经看到,它们的形式之一是贮藏货币形式。如果这种贮藏货币具有职能上的作用,那便是充当购买手段或支付手段的准备金。相反,如果货币作为财富最终的绝对的形式一直保存下来,那么贮藏货币便只是金银的毫无意义地积累起来的储备。如果资本家不得不使他的一部分货币资本发挥准备金的作用,那么这种准备金正是处于贮藏货币的一定职能形式上的货币,即为了将来的购买或支付所必需的货币储备。这种货币储备只有作为过程中的资本价值时而采取、时而抛弃的形式和职能之一,才是后备货币资本。资本家远不赞同货币贮藏者的幻想。因此,他没有以贮藏货币形式保存自己货币的宿愿。但是他往往遇到这样的情况:商品流通提供给他的货币,或者可能是他在流通中进行其他投机而得到的货币,对他来说既不需要直接用作购买手段或支付手段,也不需要用来恢复他的准备金,于是,这些货币便停滞在他那里成为贮藏货币,成为不执行任何职能的货币。这些货币对他本人以及对一般的流通来说是单纯的贮藏货币简直是货币贮藏者握在手心里的贮藏货币。这些贮藏货币只是剩余价值变成的金,这种剩余价值只要达到一定的数额,便会作为追加资本起作用,因为我们记得,决不是任何数量的货币都能作为资本起作用。或者,它可能是最初预付的并从流通中以货币形式返回的资本价值的一部分,不过这一部分由于市场条件不利,不能再直接转入流动状态,所以它停滞在贮藏货币的形式上仅仅表明它的职能被中断等等。无论如何,这种贮藏货币都是单纯的贮藏货币,只有在资本的特殊循环中占职能上的一定地位以后,才能获得货币资本的用途。贮藏货币形式上的现有货币资本是潜在的货币资本,它或者还没有执行自己的职能,或者执行的职能被中断。

  从上面的叙述中可以得出结论:如果说货币资本作为过程中的资本价值在自己的循环中时而采取、时而又抛弃的特殊的职能上一定的形式之一(或者也可以说,这种资本价值在自己的一系列形态变化中所采取的形式之一),由于本身一定的性质而不同于对它进行补充的其他形式,那么这些性质并不是由于货币资本是资本,而是由于资本在这里具有货币形式,可见,也就是具有货币所特有的与众不同的性质。例如,540镑不在纺纱生产中,也能在任何其他生产部门中自行增殖,因为象货币本身一样,资本家也是万能先生。或者,如果第一个循环结束时资本返回到它的货币形式上,[7]它能够全部或部分地转化为其他实物形式的生产资本。相反,已经转化为一定生产要素的资本也只能在以这些要素为条件的生产过程中起作用,而商品资本,即这8000磅的棉纱,只要还没有卖出去或再转化为货币,就既不能在同一生产部门中,也不能在其他生产部门中作为资本重新发挥职能。货币资本转化的能力这种能力对于节省社会资本在不同的投资领域中不断变化的分配来说起着很大的作用依然不是产生于它作为资本的性质,而是产生于它作为货币的性质。货币作为商品的一般等价形式具有直接交换一切商品的性质,从而具有转化为任何使用价值的能力,而不论所得到的使用价值是否已经是上市的商品,还是按照订货生产的。

  我们来看另一个例子:我们的资本家发现他的资本在国外比在本国增殖得快,而我们的资本家也和货币本身一样,是世界主义者。现在产生了一个问题:资本以什么形式输往国外呢?作为商品资本吗?但是别国的边界上可能有海关人员和异教徒守在那里禁止商品输入。或者国内某些商品的生产比国外贵。那么它们便不适于出口。至于其他商品,国外可能已经充斥,它们的价格因此低于正常的水平,等等。在这样的商品市场行情下,最有利和最正确的做法,是把渴望旅行的资本在货币形式上作为货币资本送出去。但是为什么呢?不是因为货币资本是资本,而是因为它是货币形式上的资本,货币现在也起世界货币的作用。这里有意义的是货币和商品之间的区别,而不是货币资本和商品资本之间的区别。成为资本不如说这是它们共同的性质,在货币或商品形态上成为资本是它们的特点。当代的政治经济学还能得到的唯一慰藉,就是它高于货币主义和重商主义的谬误。因此,它小心翼翼地掩盖货币同商品的差别,同样顽强地企图用货币资本充当资本时的性质来解释只是由它的货币性质所产生的东西。[注:参看卡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第169、170页[《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13卷第176177页]。

  货币资本不是独立的资本形式;它只是过程中的资本价值在其循环或形态变化的系列中所采取的特殊形式之一。因此,不能把它和独立的资本形式混为一谈,例如,和生息资本混为一谈。[注:“现有货币总量〈金,银行券和银行信贷〉的一部分总是处在把它们当作资本来用的人手里。在这种情况下,它们是货币资本。”(约莱勒《货币和道德》1852年伦敦版第7、8页)可见,在莱勒先生看来,货币资本(moneycapital)作为自行增殖的资本的职能形式之一,是和生息资本没有区别的,等等。但是英国人在谈到“moniedcapital”〔“货币的资本”〕的时候,在这里使用了和“moniedcapital”〔“货币资本”〕不同的说法,不过只有前一种说法可以用来表示生息资本,等等。但是这种讨厌的暗语,以及交易所的野蛮观念,从皮特的反雅各宾政府时期起就已特别广泛地深入到政治经济学中。科贝特从十九世纪初起,就在他的《政治纪事报》上同由此造成的语言上和意思上的歪曲作斗争。他早在他的《语法》一书中就告诫遇到这种问题的青年人说,不要理睬使用复数“money”的人。[11]

  由于流通的第一个行为GW,资本抛弃它的货币形式而转化为生产的各要素。它从货币资本转化为生产资本。它具有这样一种形式,在这种形式中它的职能就是资本主义生产过程本身。它的这种形式和这种形式的职能属于生产领域,而它的货币资本和商品资本的形态和职能属于流通领域。在这种形式上它实现资本主义生产的最终目的,它最隐秘的过程是价值增殖或生产剩余价值,流通行为GW对于这个过程只具有前奏的性质,这个过程的结果由于流通行为WG而只转化为银或金。最后,资本在流通领域只改变自己的货币和商品形式以及自己的人格化,同样,资本家在对和他相同的其他买者或卖者的关系上只表现为卖者或买者,虽然在第一册里已经指出,作为买者的资本家和作为劳动力卖者的工人之间的平等是从流通过程中产生的纯粹假象[注:“实际上,工人在把自己出卖给资本家以前就已经属于资本了。”[《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23卷第634页]。由于活劳动力加到劳动过程的物的要素上,价值即过去的、物化的死劳动变为“资本,变为自行增殖的价值,变为一个有灵性的怪物,它用好象害了相思病的劲头开始去劳动”(第1册第161页[注:歌德《浮士德》第一部第五场《莱比锡的欧北和酒寮》])(《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23卷第221页)。编者注])资本主义生产过程同时是剥削劳动力的过程。“生产资本”这个术语很好地反映了在这种生产方式下劳动生产率变为劳动要素的生产率,创造价值的活动变为现有的、已存在的价值的主动性,活劳动变为死劳动的血液。工人从属于劳动产品,创造价值的力量从属于这个价值本身,发挥职能的劳动力作为一部分预付资本价值借以存在和发挥职能的简单形式而存在,而另一部分预付资本价值由劳动的物的要素和现成的价值构成,所有这一切是以资本家(资本的人格化)对工人的强制和统治关系(或在这方面的表现)为媒介的,正象货币转化为商品等等是以资本家的买或卖的行为为媒介一样。作为这样的关系,资本是生产的,因为它不仅总是把剩余劳动转入流动状态,而且还决定了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特殊形式,正是通过这些形式把尽可能多的剩余劳动转入流动状态。至于生产资本,这里应当指出,资本价值在这一职能上拥有它在流通领域中所不能得到的潜力。除了资本价值从流通领域中获得的生产资料和劳动力以外,资本价值在这里把不是劳动产品、因而不是价值的自然物和自然力加在自己身上,同样也把生产过程本身的组织中所产生的社会劳动生产力加在自己身上(第1册第6章b[注: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23卷第635670页。编者注])。

  在第一册中(第3章1和2[注:同上,第201237页。编者注]),我们记得,生产资料一方面构成劳动过程的物的因素,构成不变资本的物质形态;另一方面,生产资料在生产过程中从这一过程是价值增殖过程来说在对正在起作用的劳动力的关系上是作为吸收劳动的手段发挥职能的。

  [8]政治经济学满足于朴素的外观,从简单劳动过程即从与任何社会形式无关的自然过程来考察资本主义生产过程。它根据这一点说明生产资本是生产资料,因为它们本身是过去劳动的产品,而不是没有劳动的协助就存在的自然物。如果读一下下面这样的话:

  那就只能意味着:生产资本是处在劳动过程中的生产资料。但是,这种蠢话并不象想象的那样天真。这种混乱是要把下列东西偷运进来:承认来自自然界的生产资料是资本,从而承认来自自然界的劳动过程是资本主义的,也就是说,所谓来自自然界的工人引起资本家的出现。如果事先假定工人是雇佣工人,从而也事先假定有资本家,那么这样说就更容易了。在这种情况下,小心谨慎的和字斟句酌的“思想家”,例如约翰斯图亚特穆勒先生,可能说明“生产资本”这种说法严格地讲只是形象的说法,因为严格地讲,只有劳动,而非生产资料,才是生产的。资本的生产性是词藻华丽的说法吗?穆勒先生可以同样宣称奴隶制和农奴制的生产性是词藻华丽的说法!但是,如果他真相信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论断,把生产资本只理解为生产资料,那么他的批评就依然停留在幼稚的水平上。他应当这样讲:首先,“资本”这个词在这里是生产资料的多余的简单的名称。因此,应当打倒它!经过这样剪裁以后,问题就不是关于生产资料是不是生产资本,而是生产资料是不是生产的问题了。穆勒先生达到这一点以后,就面临着接触科学问题的危险,即:产品生产过程中或价值生产过程中的生产资料是不是生产的?他没有谈这一点,而是企图向自己和别人解释说,生产资料,例如皮革、松香和锥子这样一些东西,实际上只有在人们借助于它们才能劳动的情况下,才充当生产资料,即充当劳动材料或劳动资料。他还能够作出深思熟虑的结论说,谷物和[9]肉如果不是被吃掉,便不是消费品。难怪约翰斯图亚特穆勒先生被列入七大贤人之中[12]!为了进行比较,我们不妨看看梅克伦堡的地主冯杜能的说法:

  “如果我们回头来看看我们最初研究时曾经指出的:(1)资本本身是死的,只是由于人的活动才有用;(2)资本本身不过是人的劳动的产物那么似乎完全不能理解的是,人怎么会落入他自己的产物资本的统治下,并且从属于这个产物;然而,因为实际上情况确实如此,所以不禁要问:工人作为资本的创造者,怎么会由资本的主人变为资本的奴隶呢?”(冯杜能《孤立国家》1863年罗斯托克版[第2部]第2编第5、6页)

  杜能在这里是从政治经济学的一个错误前提出发的,即认为生产资料一开始就是资本,因此资本成了工人的主人。他不可能懂得,物,生产资料,只有在一定的社会生产关系下才能变成资本。因此,他不应当问工人怎样会落入资本的统治下,而是应当问生产资料即已经存在的价值由于什么原因才变成资本?不过,尽管问题的表述是错误的,问题的解决几乎是可笑的,但是提出问题本身就向我们表明,为什么冯杜能在德国教授们编的经济著作中总是一个“孤独的思想家”。使他成为这个社会里的孤独的人的,不是捷尔洛夫这个名字[13],而是思维方式。[9]

  [8]生产过程熄灭在产品中。成品被排出生产领域,进入流通领域。这是供出卖的产品,或商品。这样,资本从生产资本转化为商品资本。这不仅是最初预付的资本价值,而且是在生产过程中充实了剩余价值的、现在以商品形式存在的、因而作为商品资本存在的资本价值。商品的唯一职能是商品的出卖,是商品转化为货币。这种商品资本的转化,对于最初的预付资本价值来说是回归,而对于它所增加的剩余价值来说则是首次转化为货币。

  可能有这种情况:资本主义生产者,例如租地农场主,把一部分产品直接用于他个人的消费。他这样在实物形式的剩余产品中消费的东西,自然不会转化为响当当的铸币,也不会作为商品执行职能。另一种场合,即一部分产品作为生产资料再加入它作为产品退出的那同一个过程,就更为重要得多:例如,煤加入采煤过程,小麦加入小麦的种植,等等。由生产者自己进行生产消费的这一部分产品的价值,在资本家的簿记中作为计算货币存在,但它并不实际转化为货币。这一部分产品仍然是资本的组成部分,不过是生产资本形式上的资本的组成部分,而不是商品资本形式上的资本的组成部分。如果说以前曾经指出过,除了产品,从而除了商品以外,加入生产过程的还有其他要素,那么在这里我们看到,并不是加入生产过程的一切产品都退出流通过程,并不是一切产品以前都作为商品流通。

  资本主义生产者也和任何其他商品生产者一样,可以为了等待更好的市场行情而不把商品运往市场。商品迟早必须脱手。这样暂时存放起来的商品是潜在的商品资本,是职能有意被中断的商品资本。相反,供出卖的商品是否必须在它准备出卖的阶段上停滞或长或短的一段时间,这一点根本不会改变如下的事实:它处在流通领域,因而它所代表的资本价值是作为商品资本发挥职能。例如,商品尽管仍未卖出,但在这一职能上仍会影响市场价格。

  两次作为商品资本发挥职能,一次在GW中,在买的时候作为商品发挥职能,第二次在WG中,在卖的时候作为W发挥职能。首先应当记住,GW中的W有一部分是由劳动力构成的。在工人卖出自己的劳动力之前,它是商品,但决不是商品资本。他一旦把劳动力出卖给资本家,它便必然作为生产资本的可变成分起作用。只有奴隶的劳动力才可能具有商品资本的形式。其次,至于资本家用自己的货币转化成的用作生产资料的其他商品,如原料,辅助物质和劳动资料,那么,它们在卖者手里决不一定是严格意义上的商品资本。它们可能是独立劳动者、奴隶等等的产品。在流通领域中,极不相同的生产方式交织在一起,它们的产品都表现为同样的商品形式。但是,因为我们在这里关心的只是资本的流通形式,所以有利的作法是,一方面完全撇开对外贸易,另一方面假定资本在这里支配了国内的全部生产,也就是说,全部商品产品同时也是商品资本。因此,在这种前提条件下,GW中的W对生产资料的卖者来说在任何情况下都是商品资本。它们是孕含着剩余价值的产品,卖者必须把它们变为货币形式。但是它们对买者来说不是商品资本,相反,买者购买它们的时候是想把自己的资本价值从货币形式变为消费形式,在这种场合就是变为生产资本的形式。只要商品W在卖者手里,它们就还不是这样一种资本价值的存在形式,这种资本价值通过这些商品的购买而开始自己的循环。它们一经转入买者手里,即进入他的资本的循环,它们便成为他的生产资本的存在形式,说得确切一些,成为他的生产资本的不变部分的存在形式,而不管他是否把它们立即投入生产过程,还是留作供以后的生产过程用的储备。商品资本从表面上看两次出现在

  流通中,这一事实实际上只是反映了[9]在商品的简单形态变化WGW中见到的现象。买,GW,在这里对买者来说是商品的第二个形态变化,是商品从货币形式再转化为消费形式,但是对卖者来说是第一个形态变化,是卖,WG,是从商品形式转化为货币形式。同样,在资本的这一循环中,对买者来说GW是第一个形态变化,是货币资本转化为生产资本,但是对卖者来说WG是最后一个形态变化,是商品资本的实现。在这里,同一些物在一个资本的循环中作为商品资本执行职能,随后在另一个资本的循环中作为生产资本执行职能。“商品资本”,“生产资本”等的规定性随这些物在资本价值的循环中所处的位置(和相应职能)的变化而变化。

  GW。例如,代表1600个工作日的价值,在其货币形式上,比如说在540镑的形式上,开始运动。这个价值必须作为资本,即作为自行增殖的价值执行职能。因此,它就其使命来说,本身已经是资本价值或资本。第一个阶段,或第一个过程,属于一般商品流通的范围。作为流通的阶段,它是简单的流通行为,是商品形态变化的一个环节,是货币转化为商品,是买。但是,作为过程中的资本价值循环的第一个阶段,这种买在物质上已被规定,即用货币交换的或用货币购买的那种商品的特殊性质,已由执行资本职能的货币性质所规定。作为资本循环的第一个阶段,流通的这一简单行为,买,或形式上的形态变化GW,货币转化为商品,从货币形式转化为商品形式,同时是预付资本价值开始自行增殖的过程,是货币转化为劳动力和生产资料,例如棉花,纱锭等等,以及纺纱工人;资本价值的第一个形态变化,同时是它在流通过程中完成的循环的第一个行为,因而是流通行为。流通的这第一个行为,或这第一个形态变化,是由资本价值在货币形态上完成的,或作为货币资本完成的。通过这第一个形态变化本身,资本价值转化为各生产要素的形态,转化为生产资料和劳动力。

  P。现在资本价值从它的第一个形态货币资本的形态转化为生产资本的形态。它采取另一种形式,或处于另一种状态,并且在这种形式上完成另一种职能。生产资本的职能是资本主义生产过程。这是过程中的资本价值的实际形态变化。一方面,各生产要素棉花、纱锭、纺纱工人的劳动变成新产品,变成棉纱。另一方面,资本价值自行增殖,也就是说,生产资料的预付价值有一部分保存下来,有一部分通过新生产的价值来补偿劳动力的预付价值,最后,加进了剩余价值。各生产要素的价值是540镑。产品即棉纱的价值等于540镑预付资本价值+60镑在生产过程中加进的剩余价值,即等于600镑。在产品中,生产过程,同时也是职能,也是资本价值作为生产资本的状态,全都消失了。棉纱不可能再在生产过程中发挥作用。它必须作为商品出卖,或者说,在这种商品从流通领域即从它的第一个阶段进入生产领域以后,进入它的第二个阶段的发挥职能的领域以后,再进入流通领域。或者,如果从资本家的主观行为即充当资本价值客观运动的媒介的那种行为来看,那么,资本家起初作为商品的买者(生产资料和劳动力的买者)出现在市场上,尔后离开市场,充当资本主义的商品生产者,其后,又离开生产领域,重新在市场上充当在生产过程中改变了形式和价值的那种商品的卖者。

  WG简单的流通行为,卖,或商品简单形态变化的一个阶段,商品形式到货币形式的转化。价格为600镑的棉纱转化为600镑的货币价值。本身被看作属于一般商品形态变化的这一过程WG,只不过是WG。但是,作为资本价值独立循环中的一段,即和它以前的各阶段相比,W变成了W。各生产要素W的价格是540镑,现在W具有600镑的价格,因此,和W相比是W。同样和G=540镑相比,G=600镑。可见,在这里商品的职能既是预付在商品生产上的资本价值540镑再转化为货币形式,又是加到商品上的剩余价值60镑转化为货币。因此,资本价值在自己的最后阶段作为商品资本执行职能。通过商品资本的职能,即通过WG的流通行为,通过从商品形式转化为货币形式,资本也就回到它最初的540镑货币资本的形式,不过现在它和60镑的关系,是自行增殖的资本和自己的成果的关系,和它所产生的剩余价值的关系。[10]

  [11]所以,每一单个资本一方面是总的商品流通两个本身对立的部分GW和WG的因素(要素),它在其中或是充当货币,或是充当商品,并且和商品界的一系列形态变化交织在一起。另一方面,在总的流通范围内,它完成自己的独立循环,生产领域是这一循环的暂时阶段,在这一循环中,它在总的流通范围内时而采取时而抛弃的形式,只是过程中的资本价值的职能上一定的形式,并且在这一循环中,它以离开起点时的形式回到自己的起点。在它自己的包含着它在生产过程中的实际形态变化的这一循环的范围内,它同时改变了自己的价值量。它不只是作为货币价值返回,而且是作为已经增殖的、已经增加了的货币价值返回。

  形式上的循环,表现为流通过程和生产过程的统一,但同时,生产过程在这里只表现为流通过程的媒介,表现为流通过程的暂时阶段,它处在流通过程的两个半段GW和WG之间。运动的起点形式和终点形式是货币,是独立的价值形态,是价值的等价形式。因此,撇开媒介环节来看的资本价值的总过程,便是GG,便是预付货币的流通,这些货币从这一流通中出来的时候已经增殖,是孵出货币的货币。

  我们立刻就会看出,这一形式是单个资本运动的真正形式,单个资本起初作为货币进入市场,又作为货币离开市场不管资本家是否真正停止营业,或者他只是把他的资本从一个生产部门抽出来投入另一生产部门。此外,可以看出,一部分过程中的资本价值经常以GG的形式流通。例如,资本家的确经常把货币花费在购买[劳动力上],或支付在工资上,还通过出卖工人的价值产品经常从流通中取出更多的货币,以便不断地重新开始同一过程。

  ,即起点和终点都是真正的货币,并归结为GG,归结为赚钱的流通形式,最明显不过地反映了资本主义生产的动因和起决定作用的精神。生产过程在这里只表现为赚钱的必要媒介,表现为确实不可避免的不幸。因此,所有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国家都周期性地盛行投机的狂热,它们想不经过非常麻烦的生产过程而赚钱[注:卡马克思《哲学的贫困》。]。

  但是,如果过程中的资本价值的这种流通形态不是确定为特殊的表现形式,而是确定为它的循环的普遍的和唯一的形式,那么它的空幻性质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了。作为普遍的形式,这种循环是周而复始的圆圈,在其中,货币资本形式、生产资本形式和商品资本形式不断地消失,又不断重现出来。在这一周转本身中,资本从货币形式到货币形式的回流,不过是不断重新消失的回流,任何其他的过渡点,都同样可以被定为出发点和回归点。资本价值恰恰在它的货币形态上被确定为出发点和回归点,这一事实不过是表明了资本家的主观目标。但是,这一循环形式自身指明了另一种形式是自己真正的、但躲在背后的基础。它的出发点是货币,是商品的转化形式。要使它从这种形态转化为生产资本,不仅要以经常存在生产资料为前提,而且还要以经常存在雇佣工人为前提。但是,正如我们在第一册里已经看到的[注: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23卷第621634页。编者注],工人不断以雇佣工人的身分出现在商品市场上,因为资本主义生产过程把他不断地以这种身分抛向市场。可见,流通的形式

  [12]以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连续性为前提,从而以循环的形式为前提,在循环的形式中生产资本及其职能,资本主义生产过程,是出发点,也是回归点[注:杜林博士在对本著作第一卷所作的评论中指出,我太眷恋于黑格尔逻辑的骨架,即使是在流通的形式中,我也暴露出黑格尔的推理形式[14]。我和黑格尔辩证法的关系很简单。黑格尔是我的老师,自认为已经和这位著名思想家决裂的那些自作聪明的模仿者们的废话,我感到简直是可笑的。但是,我敢于以批判的态度对待我的老师,剥去他的辩证法的神秘外壳,从而在本质上改变它,如此等等。]。

  本身是货币贮藏的合理形式,从而是货币体系即重商主义体系的合理形式。尽管有现代政治经济学的启蒙宣传,这一体系依然在实践家的头脑中,特别是在商人的头脑中,占统治地位。[注:例如:“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里的收获实际上是值得花费气力的;让肤浅的理论家们和虚伪的哲学家们去尽情地嘲笑和鄙视吧:明晃晃的金子,耀眼的银子这便是财富,只有这个世界才有这样美丽的东西;现在财运亨通的商人无论是个人还是整个国家都可以骄傲地在自己的储钱匣上写下这样的箴言:谁不怀好意就让他丢脸![15]。”(厄内斯特赛德《金银条块和外汇》1868年伦敦版第534页)这位为眷恋金银而苦恼的厄内斯特赛德先生,既不是“肤浅的理论家”,也不是严肃的理论家,而是处在一切理论之外和之下。如果说职业权威,即伦敦的《经济学家》、《金融市场评论》等等,依然吹嘘大厚本的汇编著作,那么这是由于厄内斯特赛德先生(他自己承认是英国式的德国商人)悄悄地从现代德国《商人算术》教科书中剽窃了一切矛盾的观点。这些教科书的特点是包罗万象,主要观点论述得明确,删掉了无用的细微末节,因而比令人厌恶的、充满了伦巴特街精神的英国《汇兑通》要好[16]。][12]

  [10]所以,如果我们考察资本的总循环,那么它便是由连续不断的形态变化的序列组成的,在这些序列中,过程中的资本价值轮流地以货币资本、生产资本和商品资本的形式执行职能,然后流回到它最初的货币形式,可以重新开始同一循环。它的运动从流通领域出发,经过生产领域,又回到流通领域。新的形态变化部分地以商品形式上的形态变化为媒介,部分地包含着生产过程中发生的各生产要素和价值本身上的实际形态变化。因为资本在自己的循环中经过的不同阶段在职能上已被规定,并且与这些阶段相适应的每个形态变化都决定着下一个形态变化,所以它们只能依照时间的顺序进行。这种顺序同时包含着循环中资本价值量的变化同资本在进入上一阶段时具有的价值之间所不断进行的比较。如果说价值对于形成价值的力量即对于劳动力的独立化是从货币转化为劳动力时开始,并且在生产过程中作为资本对工人的统治而得到实现,那么这种独立化同样表现在这种独立的循环中,在这种循环中,货币、商品、各生产要素的形式只是执行职能的资本价值的暂时形式,执行职能的资本价值把自己作为生产出来的价值量同在较早阶段上自己未发生变化的价值量进行比较,把自己现在的价值量同自己过去的价值量进行比较[注:英国少数受过高深教育的银行家之一赛贝利,对资本主义流通过程理解得多么差,他有多少理由批评李嘉图,可以由他说的一句话得到证明:“价值是同时存在的各商品之间的比例,因为只有这样的商品能够互相交换。”(同上[赛贝利《对价值的本质、尺度和原因的批判研究》1825年伦敦版第72页];这是从麦克劳德和其他的人那里抄来的)应当相信,价值作为资本执行职能会使这类幼稚观点无法存在。]。

  货币资本、生产资本、商品资本不是特殊种类的资本,而只是过程中的同一资本价值采取的职能上一定的不同形式,或不断变化的状态,执行职能的资本价值在自己循环的一定阶段上采取和抛弃这些形式,以便回到自己最初的形式,而后重新进行同样形式的循环,这是简单明了的事情。但是政治经济学还是没有弄清这个问题,在考察理论史的第四册(第三卷)[17]中读者就可以明白这一点。原因很简单。政治经济学抓住的是表面上表现出来的现成的经济关系的表现形式,不去研究这些形式的隐蔽的发展过程。在现象上这一点把迷恋外表的观察者弄糊涂了资本价值在自己循环的特殊阶段上所采取的、从而构成自身运动的单纯环节的各种形式和职能硬化起来和独立起来。因此,它们似乎是特种资本的职能或单独一类资本家的专门职能。这一点将在第三册中作更详细的说明。但是,事先在这里举出这种形式转化的例子是有好处的。假定资本流通的后一个阶段是形态Ⅰ,即资本价值在其中作为商品资本执行职能的WG。WG行为,从上述例子中的资本家方面来说是棉纱的出卖,对买者来说是GW,或棉纱的购买。现在假定,资本家不是卖给消费者,而是卖给想再把棉纱倒手出卖的那种买者。对于棉纱的资本主义生产者来说,棉纱一经出卖,他的资本循环便告完成。但是,对于棉纱形式所代表的价值来说,只要棉纱是它自己所代表的那部分社会资本的商品形式,实际上这种循环就没有完成,并且也不会完成。

  棉纱可能还要经过购买它而又出卖它的一切人的手。这是WG行为的不断重复。这个行为,或者说商品资本向货币资本的转化,资本的这后一个形态变化,实际上也是最后一个最终的形态变化WG,只有当商品卖给消费者时(而不管这些消费者是把它用作个人消费资料,还是用作生产消费资料)才会最终完成。从社会的观点来看,只有在那个时候,WG,即对卖者来说的棉纱到货币的形态变化,对买者来说的[货币]到使用价值的形态变化,才告完成。但在表面上却是另一种情况。对于棉纱的资本主义生产者来说,在他的资本循环中棉纱一经卖出,WG就可能是最后一个形态变化,哪怕棉纱继续作为商品流通并不断地再出卖。只有当他卖给临时买主的棉纱在后者的手中作为卖不出去的商品积存起来的时候,他才会看到这种联系,而这种情况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会使生产者自己手里的棉纱卖不出去。那时对他的个人资本循环的这种反作用就会提醒他,虽然对他来说WG行为已经预先完成,但是从社会的观点来看,实际上尚未完成。另一方面,WG也和任何卖一样,对买者来说是GW,是买。因此,对于想再出卖棉纱的买者来说,WG=GW,是他的货币形态变化的第一个行为。只是由于下一次再卖,他才实现WG。可见,WG作为投入棉纱生产的资本循环的阶段,并没有由棉纱生产者最终实现,而是在后来(或有时)仅仅由棉纱的买者实现,这种情况[11]在买者看来是GWG。因此,为了接着出卖而购买棉纱,为了商品再转化为货币而把货币转化为商品,表现为资本的独立运动,这种运动始终只是在流通领域中进行,并且不断地在流通领域中重复。由于这种情况,流通的一段WG,过程中的资本价值循环的简单阶段或环节,在买者手中采取特殊形式的资本即商人资本的职能形态,更确切些说,采取商品经营资本的职能形态。过程中的资本价值循环的WG这一形态变化,在商人手中不仅独立为GWG,即执行独立发挥职能的资本流通的职能,而且在流通领域中进行的这种运动还产生剩余价值,以致预付在购买商品上的价值在出卖商品时会增殖,从而表现为过程中的资本价值,这种情况究竟是怎样造成的呢,所有这一切只有在以后才能解释清楚,但是在这里并不重要。这里只须说明,资本价值在自己暂时的商品资本的职能上怎样取得一种独立发挥职能的资本即商人资本的表现形式。

  资本的循环只有当它的不同阶段无阻碍地从一个转到另一个的时候才能实现。如果资本停留在第一阶段GW上,那么,货币资本便凝结为贮藏货币。如果它停留在生产阶段上,那么,一方面生产资料会闲置起来,另一方面劳动力也无事可干,或者生产过程本身会因发生故障而受到破坏和中断。最后,如果资本停留在最后一个阶段WG上,那么,卖不出去的商品便会堆积起来并把流通运动的道路堵塞。另一方面,不应当忘记的是,循环本身要求资本在循环的一定时间和一定段落上固定下来,也要求有与此相应的资本价值存在状态或形式。

  一眼就可以看出,在这里媒介是由商品流通的两个相互对立、相互补充的阶段,WG,卖,和GW,买,构成的,也就是由商品在自己流通中经过的整个形态变化序列构成的。因此,如果我们撇开价值变化,而只考察形式,那么处在作为起点的生产过程和作为终点的生产过程之间的东西便是总流通过程CK。上述的形态便是

  或者说,流通过程只表现为对再生产起媒介作用的环节。魁奈医生的功绩就是他第一个这样明确地规定流通。这个形态和应当在以后的第Ⅲ[点]考察的形态,构成他的《经济表》的基础,经济表被老米拉波列入世界七大奇迹以后的第八奇迹[注:老米拉波一字不差地说:“从世界产生的时候起,曾有过三大发现赋予政治社会以重大意义其中第一是文字的发明第二是货币的发明第三是《经济表》,头两项发明的结果同时也是它们的完成”。[维里米拉波《农业哲学或一般的农业政治经济学》1764年阿姆斯特丹版第1卷第52页]无论关于《经济表》,还是关于重农学派,康替龙都可以说:“此事我有大功。”[18]]。

  在流通的第一形态中,循环是由商品资本的职能,由它转化为货币来完成的。因为预付的货币额,例如540镑,是这里的起点,而已经增殖的货币额600镑是终点,所以60镑剩余价值是否作为收入花掉,或是作为增加额加到原有的资本上,这样的问题不会发生在这一循环本身的范围内。它只有在循环重复的时候才有意义。循环的第二形态就不是这样。它从生产资本形式上的资本开始。通过它自己的职能,通过生产过程,生产资本转化为商品资本,在我们的例子中是转化为价格600镑的8000磅棉纱。商品资本的职能即8000磅棉纱转化为货币在这里是循环的第二阶段,但是在资本自己的流通过程中是第一阶段。因此,关于60镑剩余价值是否必须加到资本上去或者作为收入花掉的问题,必须在过程中的资本价值有可能完成它的循环的后面各阶段以前加以解决,并且要看循环如何解决,循环的性质怎样变化而定。如果这60镑剩余价值作为收入花掉,那么它们便离开它们只要还采取商品资本形式便会加入的资本循环。60镑在这种场合发挥着职能,但不是起货币资本的作用。它们被花掉,而不是被预付。它们在一般商品流通中起自己的流通手段的作用,但是它们在资本的独立循环中不起任何作用,而资本以它最初的价值量540镑继续走自己的道路。在这种情况下就是简单再生产(第一册第六章第1节a[注: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23卷第621634页。编者注]),它的形态表现在第Ⅱ点上:

  [13]相反,如果剩余价值60镑或它的一部分加到资本上,也就是被吸收进资本的独立循环,那么,首先在流通领域中预付在价值形成过程中的资本价值增加了。资本循环从价值540镑的生产资本的形式开始。它以600镑或590镑等等的资本价值结束。这样,第二形态就变成

  ,也就是变成规模扩大的再生产的流通形态,或资本主义积累的流通形态(第一册第六章第1节b[注: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23卷第635671页。编者注])。这是正常情况下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形态。

  如果撇开使事物发生变形的一切其他情况,应当记住的是,生产过程可以扩大的比例不是随意的,而是由它的性质决定的。因此,虽然转化为货币的剩余价值预定要资本化,而通过资本化,不同循环的重复[才能实现],但是这种剩余价值必须积累到它实际上能够作为追加资本执行职能的数额,或能够加入过程中的资本价值循环的数额才行。在这种情况下,剩余价值有些时候要作为潜在的货币资本存在,或者说,以贮藏货币的形式存在。因此,货币贮藏本身在这里表现为一种要素,它虽然是从资本主义积累过程中产生的,但还是和这种积累过程有本质的区别。因为,由于形成潜在的货币资本,再生产过程本身便不能扩大。反过来也是一样。这里所以要形成潜在的货币资本,是由于资本主义生产者不可能直接扩大自己生产过程的规模。如果他把剩余产品,在这里是800磅棉纱,卖给金银的生产者,而金银的生产者把新生产出来的、追加的金或银投入流通,或者换一种情况也是一样,如果他把剩余产品卖给用一部分国民剩余产品进行交换而从开采地进口追加金银的那些商人,那么他的潜在的货币资本便是由金银构成的国民贮藏货币的增殖额。但是在一切其他场合,在买者手中执行流通手段职能的这60镑,在我们的资本家手中只采取贮藏货币的形式,因此对他来说形成潜在的货币资本。如果进一步探究这一过程,那么归根到底所发生的只是由金银构成的国民贮藏货币的另一种分配。

  如果在我们的资本家的交易中货币不是作为流通手段,而是作为支付手段执行职能,而且不仅仅是作为形式上的支付手段,而是作为特有的支付手段执行职能,[注:在商品为订货而生产并在交货时才进行支付的情况下,货币在形式上作为支付手段执行职能。

  只有在商品从卖者手里转到买者手里以后过一定时期才进行支付时,货币才作为特有的支付手段执行职能。]那么,应该资本化的剩余产品就不是转化为货币,而是转化为债务要求权,转化为对等价物的所有权,买者可能已经拥有这种等价物,也可能买者还只是期望得到它。正象过去的货币贮藏一样,这里的债务要求权或所有权的积攒,都同时伴随着积累过程。随着信用制度的发展,这种积累形式起着越来越大的作用。它作为资本积聚的形式之一无论对资本主义生产过程发生怎样的反作用,它本身并不构成真正再生产过程的循环中的环节。

  在这里作为属于流通领域的资本形态变化序列而周转。只要这种流通不停息,货币在这里就只是作为流通手段,作为商品交换的媒介,作为转瞬即逝的货币形式执行职能。可见,资本价值在这里采取的货币形式,货币资本的形式,是转瞬即逝的和为这一资本价值的循环充当媒介的形式。商品资本,或者确切些说,代表预付资本价值的那部分商品资本(在我们这里是7200磅棉纱)转化为货币,从货币再转化为商品,这种商品必须充当使用价值或进入消费(在这里是进入生产消费)。但是,这一形态变化在这里具有职能上一定的内容。买和卖,采取货币形式和抛弃货币形式,在这里只是为了商品即棉纱从它的现成形式再转化为它的各生产要素棉花、纱锭等等和劳动力,以便实现资本从它的商品形式再转化为它从其中出来的生产资本形式。[13]

  [18]过程中的资本价值必须不断地使自己的躯体更新,从现有的商品形态变为新的生产要素,即生产资料和形成价值的力量,劳动力。使用价值只有不断更新和再生产出来,被同种或另一种使用价值替补,才能始终是多年的和自行增殖的资本价值的承担者。但是,现成商品的出卖,即商品以出卖为媒介而进入生产消费,是商品再生产不断更新的条件。在一定时间内,它们必须改变自己旧的消费形式,以便继续以新的消费形式存在。[18]

  [13]在单个资本最初表现为货币形式的形态Ⅰ中,也就是这种资本开始投入一定的生产部门的形态Ⅰ中,货币只是由于变为生产过程的各要素才转化为资本。但是在以生产过程为前提的形态Ⅱ中(也就是说,这里就单个资本而言,已经以它投入一定生产部门并在其中不断执行职能为前提),货币资本转化为生产资本只是商品资本再转化为生产资本的媒介环节,或商品再转化为它自己的各生产要素的媒介环节;因此是一个过程,在其中商品变成货币,或商品资本转化为货币资本,货币变成商品,或货币资本再转化生产资本;只形成转瞬即逝的媒介形式。

  各生产要素转化为商品产品,从而生产资本转化为商品资本,是在生产领域中进行的。商品再转化为它的各生产要素,或商品资本再转化为生产资本,是在流通领域中进行的。这种转化以商品的简单形态变化为媒介。但是,它的内容是作为整体来看的再生产过程的环节。WGW作为资本流通形式,除形式变换外,本身还包括职能上一定的物质变换。

  在考察资本独立循环的时候,我们总是以商品按其价值买和卖为前提。因此我们把市场价格的波动撇开了。但是,即使在这种前提下,下面这种情况无论如何也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过程中的资本价值,在我们这里是540镑,能够实现形态变化序列

  ,或从它的商品形式转化为商品生产的各要素。资本的循环包含着连续的各阶段,即在时间上不一致的各阶段。第一,资本在一定时间里在生产领域中作为[14]生产资本执行职能。它在生产领域中的这种停留时间可能较长或较短。在我们的场合,这种停留持续到预付在劳动力、棉花、纱锭等等上面的资本价值540镑转化为价格600镑的棉纱为止。生产资本一经转化为商品产品,它就作为商品资本进入流通领域。但在这段时间里这个商品例如棉纱的各生产要素的价值可能发生变化。例如,由于棉花歉收,较少量的棉花比过去代表较多的劳动。因此,棉花的价值上涨了。所以要以原来的规模继续生产或者使用同量资本去推动同量的剩余劳动,540镑的资本价值就太少了。反过来也是一样。棉花的价值降低了。因此,在其他情况不变时,同一资本价值540镑会多于在原有规模上继续生产所必需的价值。因此,保持下述条件至关重要:过程中的资本价值在流通领域发生的形态变化序列WGW,不仅决定着这一资本价值从商品形式转化为它的各生产要素的形式,而且这种序列只有在商品和商品各生产要素彼此间保持它们最初的价值比例时才能实现。在这个地方简单地指出这一点就够了。在问题只涉及对循环形式的考察时,不仅以商品按其价值买和卖为前提,而且还以它们在资本循环过程中价值不发生变化为前提。[14]

  [9]资本主义生产的特点是,它越发达,各生产要素本身就越是以更大的程度从流通流向生产,或作为商品进入生产。例如,我们可以把资本主义农业同农民的农业作一比较。农民本身生产自己的生产要素的较大部分。标准的苏格兰租佃者出售他的种子,禾秸,简言之,出售一切动产。相反,他通过购买补偿所有这些要素,换句话说,这些要素从流通领域流向他那里。[9]

  资本价值的货币形式在其循环形态Ⅰ中所具有的独立性的外观,在这第二形态中消失了,这样,第二形态批判了形态Ⅰ,并且把它归结为它的真正内容自行增殖的价值的特殊表现形式。但是要注意,被批判的东西,只是过程中的资本价值的货币形式的独立性孵出货币的货币形式,但不是过程中的价值本身的这样一种独立性,恰恰是这种独立性赋予这一价值以资本的性质,并且赋予生产过程以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性质。物质的生产资本由劳动力和生产资料构成,但是,这些生产要素的价值如果不是作为实际货币存在,就是在资本家的簿记上固定为计算货币,例如540镑:生产过程本身不仅是劳动过程,而且也是价值形成过程,而劳动过程只是价值增殖过程的手段,只是540镑价值转化为600镑价值的手段。重商主义体系在其公式GG中清楚地揭示出资本主义生产的这种特点,而古典政治经济学在重商主义体系面前进行启蒙式的自夸时却忘记了这一特点,忘记了创造价值的价值,即价值作为资本的性质。因此,它装腔作势地喜欢把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看作简单劳动过程,而不是看作劳动过程和价值形成过程的统一。因为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动因不是使用价值,而是致富本身,也就是说,不是单纯形成剩余价值,而是形成规模不断扩大的剩余价值,所以资本主义生产的标准形式不是简单再生产的公式,而是规模扩大的再生产的公式,或者说,是同时作为积累过程的生产过程的那种生产过程的公式,即

  这一形式。这是为生产而生产的公式,是生产资本为了创造具有更高的自行增殖能力的生产资本而执行职能的公式。反映着生产过程对人实行专制的这一公式,统治着古典政治经济学的优秀人物所代表的古典政治经济学,特别是统治着李嘉图。这个公式得到历史的证实。因为资本主义时期的历史任务,就是对人和物来说无情地保证生产过程的物质因素和社会结合达到成熟地步,直到生产过程能够被置于人的有计划的社会监督之下并服从于人的统治。但是,当古典政治经济学把生产过程的过渡性的历史形式说成是永恒的自然形式时,它是在进行欺骗。

  形态Ⅱ以形成产品和价值的各种要素为起点,但是这些要素进入了循环,并在循环的范围内作为商品,以不变资本价值各物质要素的形式,以生产资料的形式,重新进入循环。因此在它们转化为生产资本以前,已经部分地或全部作为商品资本进行流通。可见,形态Ⅱ也以流通形态为前提,在流通形态中商品资本是运动的起点,因而也是运动的终点。所以,在考察劳动过程的时候可以看出,产品既是它的结果,也是它的前提。

  这里的起点是商品资本W。如果把W(例如价值为600镑的8000磅棉纱)分解为它的各个组成部分,那么它第一,由W即由基本量的产品组成,这些产品的价值等于转化为商品产品的生产资本的价值,即由价值为540镑的7200磅棉纱组成;第二,由专门代表生产过程中形成的剩余价值的剩余产品△W组成,在我们的例子中由价值为60镑的800磅棉纱组成。因此,公式我们为了简便起见假定是简单再生产可以分解为:

  商品资本在自己流通的范围内,在转化为货币以后,分为两个独立的流通。{在我们的例子中商品是离散值,因此,总商品资本的剩余产品在转化为货币之前能够在物体上同总产品分开,这纯粹是偶然的。如果产品是价值600镑的厂房或机器,那么,这种物体上的分离便不可能。只有在厂房和机器出卖以后,600镑商品资本的流通才可能分解为两种不同的流通。}

  [15]商品资本W=W+△W转化为货币额G=G+△G,这里的△G是转化为货币的△W。△G也转化为资本家当作收入花掉的商品。无论△W最初作为W的可分部分或不可分部分存在,随着W转化为货币,或随着商品W的出售,剩余产品的流通都分为△W△GW,而这样一种流通,即使它以商品资本的运动开始,它还是从资本循环中退出并消失在一般商品流通中。

  是商品资本的循环,这种循环从自身中除去加到商品资本上面的剩余产品以后,便转化为它自己的各生产要素(WGW),或转化为生产资本,并且由于生产资本执行职能,重新转化为商品资本W或W+△W。

  在第一阶段,WG,最初的资本和剩余价值一起作为商品资本彼此分辨不开地进入流通。剩余价值的流通本身在这里是资本循环的要素。只有在WG行为完成以后,最初的资本和剩余价值才能分开(形态Ⅱ中在第二阶段WG所发生的事情,在以WG为最后阶段的形态Ⅰ中完全没有表现出来)。

  在把形态Ⅲ作为单个资本循环来考察的时候,形态Ⅲ没有进一步加以思考的理由,因为

  这一形式的流通过程已经在第二形态(PWGWP)的中间部分考察过了。同时只需要指出,商品资本或商品形式上的资本也象货币资本和生产资本一样形成循环的前提,因此同样也可以作为运动的起点和终点来考察:

  或者说,分解为属于简单商品流通的剩余产品的流通和资本循环,只有资本循环的一部分形成

  流通。但是,在第一个环节WG中,或在商品资本流通的行为中,剩余产品的流通包括在商品资本本身的流通中,并且只有在第二阶段,一旦G分解为△G和G,其中每一个都继续走它自己的道路的时候,才分离开来。

  在形态Ⅲ中,市场上的商品从而起商品资本作用的资本形成生产过程和再生产过程的不变的前提。因此,如果把这一形态确定为形态Ⅰ,那么,在两者中生产过程只是充当总运动的媒介,但是也以在它以前存在的商品和货币为条件;因此,表面上看来,生产过程的一切要素都来自商品流通,并且只由商品构成。(表面上看来,它从商品流通中获得自己的一切要素。)而这也是一种片面看法,它忽视了与商品要素无关的生产过程的潜在能力。相反,在形态Ⅱ中,即从生产过程本身出发,因而从一开始就把注意力集中在生产过程上面的形态中,生产资本加进自身的那些既没有包含在它的不变资本部分中也没有包含在它的可变资本部分中的要素,不是从流通中产生的,而只是在生产过程本身中作为生产过程的潜在能力发挥作用。

  在形态Ⅰ和Ⅱ中,循环是从资本价值开始的,一次是在货币资本的形式上,另一次是在生产资本的形式上,在形态Ⅲ中,循环是从商品资本开始的,而商品资本除资本价值外总是包含剩余价值,总是由这样一个产品量构成,这一产品量的价格等于资本价值加上价格等于剩余价值的剩余产品。商品资本的运动,WG,是总产品的运动,因而也是总价值的运动。而形态Ⅰ和Ⅱ由此从一开始便是资本独立循环的两种不同的形式,在这两种不同的形式中商品资本的运动只是一个环节,形态Ⅲ不是从资本价值开始,相反,资本价值的循环作为独立的循环同只是总产品的总价值在第二阶段的流通分离开来。在形态Ⅰ和Ⅱ中从播种开始,在形态Ⅲ中从收获开始,或者象重农学派所说的,在前两种形态中从“预付”开始,在后一种形态中从“回收”开始[注:因为WGWPW从总产品(总价值)开始,也就是包括剩余产品(剩余价值)在内,所以这里很清楚,(我们撇开对外贸易,起初不应当注意它)规模扩大的再生产(在生产率不变的情况下)只有当剩余产品中必须进入生产的部分已包含着追加生产资本的物质要素时,才可能实现,因为当年的生产是它下一年生产的前提,或者,因为这种情况可能发生在一年当中(剩余产品在它可作为追加资本执行职能的形式上同时和简单再生产过程一起立即被生产出来)。(生产率可以只增加资本的物质,而不提高它的价值;不过它为增加价值创造了追加的量。)]。因此,如果把形态Ⅲ单纯看作资本价值的循环,即把包括在其中的资本价值的循环WGWPW孤立起来,那么,这个形态就不再有什么意义。它只是在形式上区别于其他两个形态。但是WGWPW形态用自己的起点表明自己不单纯是资本价值的循环,而是表明已经增殖的资本价值的运动,在这个运动中资本价值的循环本身只是一个分支,并且循环由这种运动所决定。其次:在形态Ⅰ中,循环以货币形式上的资本价值开始和结束,即以资本价值既不能进入生产消费,也不能进入个人消费的那种形式上的资本价值开始和结束。在形态Ⅱ中,循环以生产资本形式上的资本价值开始和结束,即以生产资本必须被用于再生产消费,而一部分也只能用于再生产消费的那种形式上的资本价值开始和结束。

  相反,在形态Ⅲ中,起点和终点是现成的商品产品,这种现成的商品产品必须作为使用价值用于消费,并且视其性质如何,或是只能加入个人消费,或是只能加入生产消费,最后,或是加入这两种消费过程中的每一个。因此,不同形式的消费过程在这里表现为资本价值循环本身的条件之一。

  形态Ⅰ以WG的行为结束,即以商品资本的运动结束,由于G等等G的循环形式,这里的重点直接转到形式方面,资本价值从商品形式再转化为货币形式,原来作为剩余产品存在的剩余价值转化为更多的货币。

  [16]相反,在形态ⅢW等等W中,商品资本的运动,即以资本主义方式生产出来的总产品的运动,既表现为资本价值独立循环的前提,也表现为受资本价值独立循环所决定的东西。因此,如果这一形态就其特点来理解和考察,那么只谈下面这样一点就不够。秒速时时彩开奖:

  • 返回顶部
  • 010-8600-8600 1886008600
  • 在线咨询
  • 手机二维码
    微信